热门关键词:  贵州新闻  贵州美食  贵州旅游 贵州科技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 >

西安交大博士生溺亡之后 北京中医药大学19岁学生邹宜耿跳楼自杀

更新时间:2018-01-23 09:53|来源:未知

西安交通大学药理学博士生杨宝德于2017年12月25日溺水身亡之后,近日在网上引起关注。没成想,微博名为:北中医学生邹宜耿的父亲发文爆-《北京中医药大学19岁学生自杀事件》:

西安交大博士生溺亡之后 北京中医药大学19岁学生邹宜耿跳楼自杀

事发学校北京中医药大学

“2018年1月17日早上8点10多分,北京零下温度4度,我孩子邹宜耿被过往同学发现瘫倒在校区内东院教学楼北侧的多人流通道口上,经抢救无效,当场死亡。”

西安交大博士生溺亡之后 北京中医药大学19岁学生邹宜耿跳楼自杀

现场图

“死者邹宜耿2016年9月经高考考入北京中医药大学良乡校区八年制本硕连读的中医学卓越针推班。因挂科于2017年7月被学校通知邹宜耿降级为五年制针灸推拿学,并重新从大一读起。如此严重的对学生形成致命打击的惩处通知,学校却未曾电话和书面的形式及时告知家长。一件关乎生死的大事就被他们的班主任冷漠,毫不负责的作为小事处理了,给孩子后来的极端行为埋下巨大的悲剧伏笔。”

“ 2017年7月23日,父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抵达学校接学生回家,其班主任明明知道家长来校,也没有与家长当面沟通,继续隐瞒孩子留级事实,使得家长在整个暑假期间失去对孩子进行心理疏导的最佳时间,造成孩子巨大的心理压力无法释放。”

“2017年9月开学,孩子回校约十天后,因银行卡遗失,未按时交学费。其班主任在电话中才告诉家长孩子因学习挂科没有达到规定学分,已经被留级惩处的事实,但并未要求家长到校配合校方给学生心理疏导,也未见学校采取有效措施对孩子进行心理疏导,留级后,班主任及学校管理方也未及时将学生调整到新生班宿舍,导致学生受到同住一宿舍都是大二同学而无法安然相处的心理压力,使其心理承受能力和精神痛苦程度达到极致。9月10号左右,班主任才要求家长出示一个所谓的知情书。家长得知事态严重后,每周与孩子电话视频沟通疏导,因北京与湖南相距遥远,沟通疏导效果肯定没有学校老师跟学生直接面对面交流那么好,也没起到打开孩子心结的作用。”

“2018年1月17日早上8点39分,本来是孩子坐车回家与家人团圆的日子,却意外的接到班主任电话告知孩子岀事,让家长急速来校的通知。等家长从湖南祁东赶到北京良乡医院,已是晚上12点了,在太平间见到的是两眼充血、面目全非、冰冷的孩子尸体。家属当场昏厥。”

西安交大博士生溺亡之后 北京中医药大学19岁学生邹宜耿跳楼自杀

现场为两个楼中间的连廊在五层

“后来从公安机关得知为跳楼自杀,公安机关描述的遗书显示,降级这件事对孩子打击很大,极为自责,失去了生活和学习的信心。从遗书中,我们才得知在2017年下半年整个学期中,孩子的计算机从未上一节课,英语只上了几节课;作为计算机和英语的任课老师和班主任却毫不知情,更没有人找过学生谈话和交流,也没有对学生异常情况和家长进行沟通,整个教学监管过程一片空白,作为国家985、211、双一流的重点大学,我们如此信任,把孩子交到你们手上,然而你们教学管理却如此粗放,学生工作更是一片空白,毫无监管,可以说是严重失职;期末了,孩子这两门课程不能及格也在意料之中。孩子因害怕被校方退学惩处,加之心结一直没有打开,家长因为身在远方也无法得知,孩子在其心理压力无法忍受,到达极限的情况下选择走上了不归路。事发的视频显示,安保工作也是极其糟糕。监控显示,孩子跳楼前,来回走动,犹豫近十分钟。孩子坠地后,多次挣扎,很久后才被发现,视频实时监控严重缺位。”

西安交大博士生溺亡之后 北京中医药大学19岁学生邹宜耿跳楼自杀

五楼事发连廊照片

“ 此悲剧发生后,家长痛不欲生,但仍极力控制悲伤情绪积极与校方沟通,只愿早日让孩子入土为安。但校方却不断推诿,避重求轻,对家属的接待极其冷淡。学校相关领导处理此事极其粗糙、敷衍、冷漠,没有一点人性、良知,明明知道来了5个直系亲属,校方领导只安排送两份早餐,并不断催促要家长在公安案件分类和医院抢救材料上签字,在事实没有明确,责任没有清楚,贵州资讯,小孩惨死的情况下,我们家长拒绝了签字。”

“我们遵纪守法,响应国家政策,只生育一个孩子,一个19岁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在北京中医药大学的故步自封、空谈理论,不着实际,没有进入到学生的心灵的教育中离去,北京中医药大学作为国家有重大影响力的大学,应该表现出应有的担当精神,悲剧的发生实际上意味着学校教育的失败,即对个体生命的关注严重不足。此事给我们的家庭的打击可想而知,精神已崩溃、生活已绝望,将心比心,此事发生在任何一个家庭,都无法接受。生命虽无价,但希望尊重逝者,安慰生者,学校能拿出实质的诚意来处理这个事情。”

西安交大博士生溺亡之后 北京中医药大学19岁学生邹宜耿跳楼自杀

2017年7月26日在北京颐和园昆明湖

微博称:儿子从小聪明好学,三岁半时吵着缠着要进幼儿园,一年后顺理成章地开始小学生活。更是每期都以班级前三名的成绩,证实了自己的聪慧与努力。五年级的全部课程他只用一个月左右时间就自学完成,后来考入衡阳地区办学最好的八中。毕竟孩子太小,我们心有不舍,便选择了全程陪读,几乎耗尽我们全部的积蓄。第一次高考刚从考场出来就和爸爸说:“爸爸我想再复读一年。”其实孩子考得并不差,比一本录取线只低6分。面对自信要强的儿子,我们一起又努力了一年,儿子考取了580多分。经孩子与爸爸几经探究与筛选,决定报考北京中医药大学。2016年9月,我们将自己最珍贵的儿子托付给这样一所“211”的高等学府。

同时微博呼吁:悲剧的发生实际上意味着学校教育的失败,即对个体生命的关注严重不足,在这方面应立刻釆取切实可行的方法来避免更多悲剧的产生,避免更多母亲的绝望。恳请学校不要再罔顾含辛茹苦的家长期待,在学生面临挫折时应该是积极沟通和辅助成长,更不能置之不理和简单粗暴对待。

据悉:“校方回复:仅承担基础后事费用,仅承担学生双亲的交通,住宿,餐饮误工费用,一次性赔偿12000元人民币。”

西安交大博士生溺亡之后 北京中医药大学19岁学生邹宜耿跳楼自杀

逝者安息

逝者安息,愿天堂少一些教育上的压力,愿生者更坚强地面对生活!

(责任编辑:粉丝网)

贵州新闻版权所有